随贵州省委书记 栗 战书走村进寨“六记六思”

12 月 04 日
  9月16日至17日,记者随省委书记栗战书到贵阳市开阳县、息烽县开展了一次不同寻常的采访。

  一记:省委书记下乡“四个没有”

  9月16日中午将近2点,记者来到省委,准备随省委书记栗战书下基层调研,既没见到等待出发的车队,也没见到省直厅局负责人随行。

  正在纳闷,省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告诉我,原定的调研活动因故取消,改为3点出发。令记者感到惊奇的是,出发前工作人员和驾驶员竟然不知道要去哪儿、考察哪些地方。这次下乡,没有警车带路,没有预先确定的考察点,没有给任何地方打招呼,也没有市县领导陪同。总共两辆越野车,包括记者共5名工作人员,带上地图、设定好大致线路,准备边走边看。

  3点钟,越野车准时从省委大楼出发。

  驾驶员问:“往哪儿开?”

  “先去开阳,出市区以后就在沿途找村子看看。”栗战书一讲,工作人员忙着翻看地图。

  近两天的调研过程中,共随机考察了6个村、一个工业企业。所到的一些地方很偏僻,还是泥巴路,汽车导航仪上都还没标注,工作人员只好多次下车问路。栗战书索性“将错就错”,随到随看,随到随问,到群众中间、进农民家里了解情况。不得不赶夜路、错过吃饭时间。

  【记者思考】“四个没有”让我很意外。一路上,我心里嘀咕:贵州山路弯弯绕,找路最费神,时间可都耗在路上了。但仔细想想,这样的下乡方式好处太多了,既可以减少服务人员,又能近距离接触老百姓,减少弄虚作假,更多地听点实话,了解点实情。

  二记:农民“三问”省委书记

  40分钟后,栗战书一行来到了贵阳市开阳县一个布依族苗族乡的村民组。看到前方有一家农户新房落成,正在自家门口张罗筵席庆贺,有不少群众,栗战书示意停车。群众没认出栗战书,但感觉似乎是个领导。在和群众交谈过程中,有人轻声嘀咕,说是在电视上看到过,他好像是“省长”,于是有二十多人围拢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和书记交谈起来。

  栗战书看着路边干枯的包谷,问起群众现在的吃水、灌溉问题。

  “中铁五局正在上游修铁路隧道,把水源圈起来了,水下不来,我们吃水只能到很远的地方去挑,大家很着急。”

  说到新农合和农村危房改造,大伙儿也有“疑惑”:新农合去年一年才交30块,今年交50块,再贵我们就交不起了;危房改造,有的得了3000元,有的得了1万元。栗战书现场当起了“政策解说员”:“新农合的标准去年是140元,中央拿60元,省里拿60元,农民每人拿20元。今年标准提高到了230元,中央拿124元,省里拿76元,农民应是每人30元而不是50元。危房改造补助,危房的等级不一样,补助就不一样。”

  栗战书始终面带笑容,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耐心地听群众的意见,和群众交流。

  这时,一位中年男子挤到人群前面,提高嗓门并显激动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你是哪一级的领导,既然来了,我有三个问题请你回答:请问,我们这里干旱这么严重,怎么没见干部下来看看,这是不是对群众负责?请问,听说政府下拨了救灾粮,但至今没有看到粮食,有没有这回事?请问,一名村干部在选举时说,你投我的票,我就为你服务,分一袋160块钱的化肥,不投的就没有,他这是为自己当家还是为老百姓当家?”三个“请问”之后,这位村民越说越激动,最后说了一句“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

  栗战书对他说:“你这三问问得好!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讲得更好!不用加‘请’字,都是我们该回答、该解决的问题。大家说的事情,我要一一了解清楚,如果确实存在,给予解决。共产党的干部,不管是村干部还是省里的干部,都应为老百姓办事。”

  告别了这个村民组的群众,栗战书随即赶往上游的铁路工地。路上,工作人员请当地中学生兰天国带路,在铁路建设工地找到了大家所说的水源,查看了解情况,思考解决方案。返回经过这一村民组时,酒席已经开始,遍地是燃放过的红爆竹。

  【记者思考】省委书记能到这么多老百姓中间,问生产、问生活、办实事,既解释政策,又敢听怨言,不容易。老百姓说的虽不一定都对,但他们就是这样,很朴实,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虽然是给书记讲怨言,却不失礼貌。真是谁对老百姓有感情,老百姓就对谁有感情啊。

  三记:村干部的座右铭“人民选我当干部,我当干部为人民”

  在贵开路一处匝道口,栗战书一行又一次离开干道寻找里面的村寨。一路找过去,看到路边的民居干净整洁,面貌一新,有的已经开始搞起了“农家乐”。开阳县禾丰布依族苗族乡穿洞村委会的二层小楼就在不远处的路边。栗战书示意下车查看。

  45岁的村主任李志军十分干练,他刚在村委会办公室布置完抗旱工作,一眼就认出了省委书记,热情地把书记迎进办公室。墙上绘制的几幅标语引起了栗战书的注目:“人民选我当干部,我当干部为人民”,“穿洞一天不发展,干部一刻不休息”。李志军还说起了他们村的“十二五”规划目标:遵纪守法讲诚信、干净整洁房屋新、寨寨花开树成荫、水电路气加通讯、读书看病不出村、产业发展向前进、永跟党走不变心、人人都是好标兵。

  说话间,村支书姚家宏开完会回到了村里,激动地同书记握手,向书记介绍自己的经历。姚家宏当过镇党委书记、县政协办公室主任和县旅游局长、民宗局长。很多人都知道他的两次“主动请缨”:一次是到江苏省华西村挂职锻炼,一次是不当民宗局长辞职到自己的家乡当村支部书记。姚家宏热情邀请栗战书参观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办公室的一面墙上,挂着他与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和新书记吴协恩的合影。他说:“我今年49岁,我要干到老百姓不让我干为止。”栗战书对姚家宏和李志军说:“你们把华西村的经验都学来了,干得很有成效。我特别欣赏你们这两句话――‘人民选我当干部,我当干部为人民’,‘穿洞一天不发展,干部一刻不休息’。这两句话反映的是党的宗旨、为民意识,体现的是奋斗精神、奉献精神,这就是胡锦涛总书记讲的精神不懈怠。我们有一大批像你们这样始终为民的好干部,我们最需要的还是一大批像你们这样永不懈怠的好干部,同群众一起支撑起贵州的发展和明天。”

  【记者思考】穿洞村村支书姚家宏官越当越小,事儿却越干越实在,自己也越来越充实。干部的精神状态和作风,对一个地区的发展至关重要。基层需要更多一些这样有激情、有梦想,对群众充满感情的干部。

  四记:书记提醒“读读《石壕吏》,不可‘夜捉人’”

  下午6时许,栗战书来到开阳县马场镇大寨村,径直向山坡上的一户农家走去。农户女主人姓熊,她的儿子从广东打工回来准备结婚,恰巧未过门的媳妇也在家中。栗战书问他婚后是否还去打工,小伙子说:“不去了,那里的工资太低,一个月才八、九百块钱。”栗战书问:“那你准备干什么啊?”小伙子答道:“还不知道呢,到时候再说吧,能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栗战书劝道:还是要早盘算,一定要有点事干。

  问及对党和政府、对各级干部还有什么意见和要求,女主人说,我们村里这次选的干部不错,但前几年的干部可横着呢,有时候还抓人。她说她的儿子就被抓去过。栗战书问为什么,主人说,原来把自家的宅基地借给村委会办公,村委会搬走后,不还宅基地,她儿子去讨要,就被抓起来关了几天。

  从这户人家出来,夜幕已经降临,车子驶离开阳县,进入省道,开往息烽县温泉镇。路上,工作人员才打电话托人安排食宿,只说是几个朋友吃饭住宿。

  在车上,心情一直沉重的栗战书突然问随行人员:“你们读过唐代杜甫的《石壕吏》吗?”随行人员有些惊疑,不知如何作答。栗战书深情地说:我是在上初中一年级时读的,诗中“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的诗句,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每每想起,眼前就浮现出“夜捉人”的场景,就有“如闻泣幽咽”之感。今天听了女主人的讲述,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石壕吏》讲的是抓壮丁,那是封建社会制度所造成,而今天农妇讲的事情,虽然发生在前些年,但我们不能不认真地思考思考,我们的党和政府,我们的党员领导干部究竟应该怎样对待人民群众?一些地方的干部作风粗暴,动不动就向群众来硬的、动粗的,怎么不伤老百姓的心、不伤群众的感情呢!锦涛总书记说,群众在你心中的分量有多重,你在群众心中的分量就有多重,我们可不能看轻群众啊!对群众,心要善一点,态度要好一点,胸襟要包容一点,群众即使有些话说得过了,事做得不妥,我们也只能教育引导,可不能向群众施淫威。我要向我们的干部讲一讲这件事,提醒大家读读《石壕吏》,再不能发生“夜捉人”的事情啊!

  【记者思考】女主人诉说的事,虽发生在前几年,我感受得到她内心的愤怒和无奈,也能感受到书记的震惊和痛心。共产党执政为民,决不允许发生“夜捉人”之事。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以史为鉴强作风,每一名共产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需要始终有这样的警醒。感谢有勇气讲真话的朴实百姓,再次把沉甸甸的信任,托付给党的领导干部。

  五记:涉及民生,查个究竟

  17日晨,栗战书和随行工作人员简单用过早餐,继续不打招呼调研。

  8点30分,栗战书一行来到温泉镇尹庵村村民杨华明家小院里,老人反映,西洋肥业公司征了自家的地,补助标准十年没变;虽然干旱期间这家公司给当地村民送水,但企业生产造成的污染很严重,现在地下水不能喝,有时排出的气体甚至连猪圈里的猪都受不了,不停地拱圈。

  对村民反映的污染问题,栗战书决定前往西洋肥业公司实地了解。在查看企业生产车间和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等情况后,栗战书对企业负责人说,老百姓反映你们有污染,我特意来看看。我们支持你们来投资办厂,但是一定要把环保放在第一位,否则老百姓不答应。希望你们加大环保投入,治理环境污染,我还会派人再来查的。

  上午9点50分,栗战书一行离开公司,要求闻讯赶来的当地干部不要跟随。在一处岔路口,转向驶入一条串户路,开往村子最深处,直到不能再往前行。经打听,这个地方是息烽县养龙司乡幸福村中斗坡、中尖山村民组。

  栗战书下车,看到有老两口在地里收割稻子,就走上前去攀谈。老人叫蔡少金,今年65岁。栗战书拿起镰刀帮着收割。镰刀勾住几撮稻秆中部,往左手一揽,紧紧抓住,再用右手持镰刀从根部斜上一割,一把稻子就割下来,整整齐齐地堆放在一旁。蔡少金老人看着这麻利的动作说:“领导,你是老把式啊。”

  附近的村民看到村里来了当官的,又看到这个人割水稻还很专业。有人眼尖,“我在电视上看见过,他是省委书记”。一个平时很少有干部前来的偏僻村寨突然来了省委书记,大家纷纷围拢过来,在村口小桥边和栗战书拉起了家常。

  蔡少金老人说,他是1969年参军,在独立汽车团当兵,1972年复员,现在没有任何补助。栗战书要求工作人员马上与省民政厅负责人联系,询问相关政策,立即予以答复。中尖山村民组组长蔡文亿、中斗坡村民组长蔡显江这些年来带领群众修路、建蓄水池,在大伙儿心目中有较高威望。他们说,水的问题最闹心,当初为了每户都能用上自来水,管子3米就有一个接口,漏水非常严重,遇上旱灾使供水更加困难。现在,扩建蓄水池、重新铺设管道是燃眉之急。

  栗战书说,我帮助你们解决点资金,买点管子、买点水泥,你们能不能发动群众投工投劳,把水池修好、管子换好,把沟渠也修一修?大伙儿说,能这样就太好了,石料和人工我们自己来。

  聊着聊着,大家的话题又转到了农村危房改造,有的希望栗战书能实地看看,争取自家的房屋能早日得以改造。烈日炎炎,栗战书随同村民爬坡到山腰,查看村民蔡显恩家已有30多年的土房子。土墙歪歪斜斜,几乎一推就倒,屋里基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当。蔡显恩也是一位退伍军人,儿子已38岁了还没有结婚。栗战书表示,要请有关部门立即帮助建新房,并现场凑出500元钱交到显恩老人手里。走过田坎,栗战书又一一查看了涂志林、兰品俊、蔡显洪家的房子。栗战书对村民组长蔡显江说,你们有多少危房,赶快统计,回头我请县里面来看看,老百姓自己拿点钱,政府帮助一下,把房子改一改,你们的村名叫幸福村,房子盖好了,安居乐业才叫幸福,老百姓住危房破屋,不能叫幸福!

  【记者思考】书记来贵州才1年多,有些地方的方言还听不大懂,但是他拿起镰刀和群众一起收割稻子,情感的共融立刻消除了这种隔阂。这种不打招呼的下乡,看到群众有困难、有要求,书记就与大家详谈,仔细了解,一呆就是1个半小时。看着村民们一个个热情邀请领导到自己家里坐,看到他们满怀深情地送书记到村口,我深深地感到,这就是以情换情、以心换心。

  六记:省委书记向县领导“汇报”,谈“四个不一样”

  在结束开阳县和息烽县的调研后,栗战书在吃饭的时候,分别请两个县的领导来进行了交流。栗战书对他们说:过去是你们向我汇报工作,今天我来给你们“汇报”一下工作。于是把两天来了解到的事情一一向两位县委书记作了“汇报”和交代,要求他们一件一件的去解决和落实。

  栗战书说:“我这次不打招呼前来,不是有意要绕开你们,也不是不相信你们,就是要自然一点,了解点真实情况。这次既看到了好的方面,也看到了不好的方面。这么大一个县,有点问题是很正常的。我们不能怕群众反映问题,不能不敢听群众的怨声,我们的责任就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体察群众的困难、解决群众的困难。我们怕的是看不到问题,听不到群众的声音。群众的意见甚至怨言正是我们的镜子,照出工作的不足甚至失误。这样我们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做到群众的心坎上。”

  栗战书说:“我最大的一个体会是,我们现在为老百姓送米送面送油送水,解决实际问题,这个很必要,也是每个领导只要用心就能做得到的,但决不可以为仅仅做到这一点就是联系群众了,就是群众工作了。这还不能代替面对面的群众工作。做群众工作最重要的是站稳群众立场,增进群众感情,扎扎实实地办好群众所企盼的每一件事情。群众有很多的期望和要求,还有很多的意见甚至怨言,需要我们去倾听、去解决。”

  栗战书总结这次不打招呼的下乡调研时说:“与以往事先通知下边比,有4个不一样。一是阵势不一样。以往下乡调研,不论怎样要求轻车减从不扰民,但迎来送往的领导干部、在考察点上的工作人员、交通保畅投入的警力依然很多,有时道路封控还要影响到一些车辆、群众,这次没有兴师动众,既不扰民,也不影响各级干部的正常工作。二是接触的对象不一样。以往接触各级干部多,这次是广泛地接触普通群众。三是了解到的情况不一样。以往安排的考察点一般都是好的,听到的都是感谢的话,难以掌握真实情况,这次我们听到的多是意见、困难和要求。四是受到的教育不一样。以往下去走一趟,有时没有什么收获,对所接触的人和事不会留下深刻印象,这次深切地感受到了我们肩上的责任,感受到了群众的心,感受到了基层干部的难处和艰辛,感受到了我们应该做什么、改什么,怎样做、怎样改。”

  回到省委机关,栗战书语重心长、颇有所感地对省委办公厅负责人说,上世纪八十年代,锦涛同志在贵州任省委书记时,常常是一部单车两三个人,不打招呼下到最基层,吃住在乡村,贵州的村村寨寨都留下了锦涛同志的身影和脚印,至今在群众中传诵着锦涛同志感人的故事。每当我看到锦涛同志当年下乡住过的简陋的乡村小屋,感动和钦佩之情油然而生。锦涛同志这种好传统、好作风,是我们党宝贵的政治财富,更是贵州各级领导干部的精神动力和学习楷模,我们要好好地继承下来,发扬下去。栗战书说:“要做一个规定,各级领导干部下乡调研,必要的可以打招呼安排,但至少有一半的调研可以不打招呼。这样,有利于干部真正转变作风,真实了解基层的情况,有效解决问题。”

  【记者思考】以往都是下级给上级汇报工作,这次成了省委书记给县里的同志“汇报”工作。好的地方表扬,不好的地方指出来,没有刻意批评,就是把问题解决好就行。实一些,再实一些,是什么就是什么,这是栗战书到贵州工作以来每次下乡调研的要求。轻车简从、不搞夹道欢迎、不扰民、不弄虚作假,都已经成为硬性的工作要求。这次不打招呼下乡,更是这种务实作风的集中体现。为了什么?我想,就是把老百姓放到心中最高位置,用真情、用心灵深处的力量,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倾听真实的声音,解决实际的问题,让群众看到党的优良传统、优良作风得到了继承,从而坚定地跟党走、不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