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猪场污染屡遭投诉 去年至今关停猪场20 余家

12 月 10 日

农村养猪门槛低,建个猪圈就能养。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摄

 

海口大致坡镇一养猪场猪粪猪尿横流。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摄

 

养猪场污水直排水塘。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摄

农村养猪无门槛,搭个猪圈就能养,猪粪猪尿肆意丢。养猪污染之重,令人触目惊心。

海南省会海口下大决心进行整治。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7月开始至今,海口已关停大大小小养猪场20余家。生态效果立竿见影,演丰河的河水变清了,臭味没有了,村民纷纷对关停养猪场点赞。

然而,对于养猪户、养猪企业来说,一边是环保升级需要大量资金,一边是猪价持续下跌,进退两难。在养猪业面临环保改造升级,甚至关停等诸多挑战的情况下,在猪价持续下跌、效益严重缩水的局势下,他们该何去何从?

尴尬的猪场

个体户利用猪粪尿 “忙”,企业排放猪粪尿“蛮”

一个养猪场熏臭整个村

2014年的整个春节,海口美兰区大致坡镇昌福村委会眉山葩村(经济小组)村民们是被一个新建猪场“熏”着过的。由于猪场在村子的东南方,伴随着东南风,全村大部分时间奇臭无比。“臭到睡不着觉,喝水也臭。”村民陈海花说,一些年轻人受不了臭气,年还没过完就走了。

2月中旬,记者现场看到,该新建猪场有两大排猪栏,黑色猪粪正通过沟渠排入一个大水塘中,水塘与猪场之间的荒芜土地也被人为浇上了许多猪粪猪尿。当风吹过,一阵阵恶臭令人作呕。

村民告诉记者:“该块地约8亩,是1950年代村里无偿让给某单位搞建设。五六年前,这家单位完全撤出,单位领导将此块地租给了一承包商。该承包商陆陆续续挖了鱼塘,前年年底又将部分土地转租给他人养猪。”

绕过鱼塘,在距离猪场约百米处是一座电房和一个水井。村民们说,村子没有自来水,该井抽上来的地下水是供全村饮用的唯一水源,该井是4年前由国家投资建设。猪场和水塘的水平位比地下水井高,水源不可避免遭到污染。

猪场负责人杨先生说,猪场赶在春节前养了200头猪,但行情并没有预计的那样好,没赚到钱。荒地浇灌猪粪猪尿是为了搞种植业。大水塘里的猪粪,是准备给鱼塘老板当饲料的。

海口环保部门人士介绍,一般情况下,每出栏5头猪,需要1亩地的配套来消化已经环保处理过的猪粪尿。但中大型养猪场根本没有这么多的土地,也就蛮横地通过河水、水库、鱼塘等进行排放。

“养猪不赚钱,回头看看田”,这句农谚正是当前海口周边个体养猪户追求的目标。

随着近年猪价走低,新建猪场更看重的是用猪粪尿做肥料。

目前,海口市农业部门掌握的年出栏500头以上规模的养猪场,全市有40多家,但他们表示这个数字并不准确。年出栏率低于500头的猪场更是无法统计。事实上,除海口某大型企业外,无一养猪户拿到猪价政府补助款,猪粪猪尿的利用是必不可少的获益渠道。以1头猪每天产生2公斤粪便计算,1亩荒地需要5-10头猪。如种一亩土豆,4个月可收获,约需100公斤化肥(复合肥),费用200多元。一年一亩地,用猪粪可节约化肥费用七八百元。

对年出栏率千头以上的规模化养猪企业而言,猪粪猪尿的概念就更不同了。

大约13年前,记者亲见海口某养猪企业将冲洗猪圈的污水直接排入附近一条不知名的小河。携猪粪的污水带着浓烈的恶臭致使河水发黑,河里自然生长的鱼儿成片死去,翻着肚皮浮在水面上,而依赖该河灌溉的所有水稻田里全是黑水。

如今,养猪场带来的污染问题仍屡见报端。

据媒体报道,2013年初,因猪场污染,海口一村庄的老井井水已经变臭无法使用,其他井水也只能用来洗衣服。村里90多亩农田灌溉不得不截断发臭的河水,舍近求远另寻水源挑水灌溉。

2013年10月,海口旧州镇道美村委会美添村因某农场猪场废水污染,有10余棵橡胶树及数十亩水稻或因“肥力过剩”而死亡。

海口市三江镇茄南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陈学从1995年开始向区、市级人大提交某养猪场排放污染物的报告,“1400亩稻田不复存在,7年来,村民们被迫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生活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