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慧玲、黄方轩与海门市海门街道张北村 村民委员会 承包地征收补偿...

01 月 11 日
另外,农村的土地因国家征收产生的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款、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其中,安置补助费是指国家在征用土地时,为了安置以土地为主要生产资料并取得生活来源的农业人口的生活,所给予的补助费用。拥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资格是享有参与分配该集体土地征收安置补助费的前提条件之一。现实中,有些人认为仅应以户籍登记作为认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依据,导致一些人为谋取征地带来的利益,通过种种手段将子女及其他亲属的户口挂在该农村集体组织内部,造成农村现实生活中存在着大量“空挂户”、“悬空户”现象,严重损害了真正应当享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利益的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当事人是否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不能唯户口论,而要综合考虑当事人生产、生活状况、户口登记状况以及农村土地对农民的基本生活保障功能等因素予以认定。本案中,两原告迁户目的并不单纯。首先,户籍登记行为是一种行政管理行为,本身不含有经济利益成分,但由于我国诸多社会管理行为是建立在户籍登记行为之上的,从而使户籍登记行为产生了相应的延伸利益,如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利益。如果两原告的迁户目的就是那么单纯,仅是要将全家户籍登记于一处,不含任何经济利益成分,不想成为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从而获取相应经济利益,那么两原告并户的目的显然已经实现,无理由亦无资格再提出本案诉讼。其次,考虑到目前户籍从农村迁入中小城镇比中小城镇迁入农村的难度更小,以及目前城镇的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要优于农村,那么将黄岳峰的户籍从农村迁入城镇则对原告一家更为方便、有利。但原告一家并未如此选择,而是要将两原告的户籍从城镇迁入农村。两原告舍易求难、舍近求远的行为背后应有着更大的利益动机。结合海门市海门街道张北村的地理位置(城乡结合部)、两原告的迁户时机来看,这个更大的利益直指征地、拆迁利益。由此可见,两原告的迁户目的实为谋取征地、拆迁利益。利益不会凭空产生,如果两原告仅因户籍迁入就获得了征地、拆迁利益,则势必有他人将因两原告的户籍迁入而损失该部分利益。这种未经他人同意,损害他人利益的行为,显然是不合法的。因此,两原告仅因户籍迁入是不能、也不应获得本没有的征地、拆迁利益的。本案中,两原告虽将户籍迁入农村,但主要在城镇工作和生活,亦不依赖农村土地生存。因此,目前不宜认定两原告具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资格,故其无权要求分配因集体财产被征收而产生的补偿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