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安镇 板细村 幸福院的幸福时光

03 月 19 日

    初夏时节,上思县叫安镇板细村幸福院的下午显得有些宁静,宁静如老人们平静的晚年时光。

    梯形平面构图的院子,进门的一侧是一道围墙,对面是食堂,其他两边是宿舍。院子中间是草坪和小块菜地。菜地上一片薄荷葱翠、疯长,仿佛给夏日带来几丝清凉。

    院子里,一些老人坐在屋檐下纳凉、聊天,或围在一起打牌,或躲在屋里看电视。

    “这里有叫安镇33个孤寡老人、五保户,年纪从60多岁到90多岁。其中有4个老人行动不便,上厕所还行,但不能出门打饭。”40出头的管理员黄审介绍说,“管理员原来是我爸我妈,他们都60多岁了,2013年交给我接管,我和我爱人两个人做管理员。”

    管理员的首要工作就是保障老人们的一日三餐。管理员虽然家在板细村,但不能回去,晚上就住在院子里,以防老人有什么急病,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派车接人送医院。

    虽说是黄审当管理员,但他父母经常过来,但一些重活还得由黄审去做。反正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留空当,特别是晚上。天黑了会关大门,谁出去得有个伴,还要请假。

    黄审的父亲黄世彩,今年63岁,当过10多年的生产队长,黄审的爷爷也当过生产队长。2009年开始兴建幸福院的时候,身为队长的黄世彩为征地做了不少工作。占地约9亩的幸福院,一小部分是荒地,大部分是菜地,涉及9户人家。在村里,一片两三分的菜地可能要比一亩甘蔗地重要得多。当时,修建幸福院要征用土地时,竟然会那么容易,9户人家只是象征性地拿了300元至500元补偿,总共才3000元。

    黄世彩说,幸福院最主要的事情是保障生活、安全、卫生和团结。孤寡老人和五保户的性格与有子女、孙辈的老人终究有些不同,30多人又来自不同的村子,要和谐相处,得需要管理员做好协调工作。生活习惯各有不同,张三会看不惯李四的,李四会看不惯王五的,几句话可能就会引发小矛盾、小纠纷。这些都还是小事。

    毕竟人老了,又那么多人,总是这个痛那个病的,但最要紧的是三更半夜发病。黄世彩说,像去年每个月都有老人生病送医院,特别到六七月份,天气热,发烧感冒的,还有其他病的,经常有。发现有人发病,比较急重的,马上给民政部门打电话。有人住院,一住三四个月,住县人民医院。黄世彩三天两头还得去看望。

    老人院也不都是黄昏的颜色。幸福院有个老人叫张师华,今年67岁。他9岁时因患脚疾,从此没有站起来。虽然行动不便,但每天一早,他驾着轮椅第一个到院子里搞卫生。看着驾轮椅的人都那么勤快,大家都跟着干。张师华住的是单间,有一台小电视机。他还自己学画画,画了一两百张画,其他老人看着,都说他画得好。记者看过他的一些花鸟画,笔法饱含童趣,色彩鲜艳,颇富生机。问起幸福院的生活感受,他说:“在这里,我吃住不愁,病了也有人管,又能画画,看电视,还有那么多人一起玩,我感觉还是很幸福的。”

    黄审同时又是村里的保洁员,出去清运垃圾时,黄世彩和老伴就到幸福院里顶班。在厨房,他老伴是一把好手。为了让老人们开胃,他还自己腌制了一大坛酸菜。黄世彩说,儿子会开车,才40出头,年轻力壮,当保管员扣除了“五险”,一个月才1000元工资,起初并不太乐意做管理员。“可是,做事不能总讲钱啊,都是乡里乡亲的,你不做,去外面哪里能请到人来做?”最后,他把儿子的工作做通了。

    上思县有50多个乡村幸福院,要照料好幸福院老人们的生活,还得像黄世彩一家这样的热心人,不太计较报酬的人。(记者 韦 佐 通讯员 颜 娜)